妭嘄

努力学习当一个温柔的人

本命:露露,诺子,濠镜,侑子小姐,的场静司,加州清光,月岛萤,轻松,一松

主吃cp:
黑塔利亚:露中、米英、丁诺、法加、法贞、亲子分、普洪
(露相关只吃露中
耀相关还可以接受丝路,牡丹莲,抱熊组)
鬼灯的冷彻:鬼白,唐茄,牛头马面
四月一日灵异事件簿:百四
夏目友人帐:的夏
哈利波特:德哈、伏黛(放这怕是会被打)
男寝:现欧

注意避雷

你们可以喊我呱呱的

©妭嘄
Powered by LOFTER
 

乱七八糟

*侵删致歉

借梗,不记得之前在哪看到的,就是外国老师问一位太太他信仰什么,太太回答说他信党。

然后最近在看《苏联的最后一天:莫斯科,1991年12月25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那段时间还算得上是有所了解。

 

那天上课,那个安静的东方青年终于站了起来,第一次回答了问题,却带着刀子刺向他和当时在场的所有俄\罗\斯人。

他还记得那天他,带着轻蔑,带着同情的问向那个中\国青年,“你信仰什么?”

青年款款起身,从容淡定,吐词清晰地答道:“我信党!”那般的坚定,那般的铿锵有力。

他的自信,坚定全都如同刀子一般捅入他的心中,捅入当时在场的所有俄\罗\斯人心中。毕竟啊,当初还是他们带领着他们走上了这条路。然后体制的漏洞,经济的崩塌,他们最终抛弃了那红色的信念。

最后的最后,他,惨白着脸轻声让对方坐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