妭嘄

努力学习当一个温柔的人

本命:露露,诺子,濠镜,侑子小姐,的场静司,加州清光,月岛萤,轻松,一松

主吃cp:
黑塔利亚:露中、米英、丁诺、法加、法贞、亲子分、普洪
(露相关只吃露中
耀相关还可以接受丝路,牡丹莲,抱熊组)
鬼灯的冷彻:鬼白,唐茄,牛头马面
四月一日灵异事件簿:百四
夏目友人帐:的夏
哈利波特:德哈、伏黛(放这怕是会被打)
男寝:现欧

注意避雷

你们可以喊我呱呱的

©妭嘄
Powered by LOFTER
 

17.10.04

  上

        圆月高挂,繁星璀璨。
  繁华的商业街边上坐落着几方四合院。橙黄色的白果*从墙院上方探出头来,淡黄色的叶子盖在果实上,鼻尖仿佛可以闻到淡淡的银杏味。
  庭院当中有一石桌,桌上正中间摆着一个青花瓷茶壶,几只小巧的青花瓷杯围绕在边上,一些零嘴放在青瓷碟中摆在桌边。桌边坐着一佳人,眉目如画,鼻梁挺翘,唇色红润,柔顺的黑发被绾成一股搭在左肩。一身玄端*挺拔了他的身形,明明是一脸在回忆的表情,却能在眉宇间窥视到一丝丝上位者的气息。
  “许久不见,你今天怎么突然穿了这么一身?”
  熟悉的轻佻嗓音从门外传来打断了王耀的思绪。回头望去,白衣如雪,笑容如旧,只是许久未见。“呵~你不是也穿了那一身吗?”轻笑声伴着话语一并滑了出来。弯起的眉眼掩去了那一丝霸气,温润如玉般的气质渐渐透露出来。
  “怎么?突然就想穿了,不行吗?今天你家那几个小的不在吗?”白泽走了过来直接坐在了石桌上,一手挑起了王耀的下巴,一面笑嘻嘻地说着。
  王耀抬手推开了白泽的手,顺带送了个白眼给他,然后开口说道,“他们今儿个都没回来,怎么?你想他们了?”
  白泽跳下桌子在王耀边上的石凳上坐下,伸手拿了块月饼边吃边说:“中秋团圆之日,你居然愿意让他们不回来,稀奇稀奇!”
  “……”
  “花雕*要吗?”
  “嗯?好啊!”还是那张笑脸,仿佛不累一样。
  王耀从酒窖里面抱出一坛花雕酒摆到桌上,转身就往屋里走。而白泽却如同没看到一般,只是打开了那坛花雕,闻着香醇的酒味迷醉着。
  “你的。”一个莹白的酒杯被摆到了白泽面前。
  “这个你还留着啊!”白泽之间有着轻微的抖动,缓缓拿起酒杯对着月亮看,杯底那浅淡的澤字印证了他心中的想法。
  “嗯,看你挺喜欢的。发现你老是给忘记我就给收了起来。”王耀边倒酒边回答着。月光照射下来,给两人渡了一层银边,远处看去,就像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注解:
  
  白果:
  银杏的果实。
  
  玄端:
  玄端,或称元端,是古代中国的玄色礼服,是先秦朝服的上衣。士冠礼、士婚礼亦用之。古代祭祀时,天子﹑诸侯﹑士大夫皆服之。天子燕居时亦服之。明世宗和内阁辅臣张璁参考古人所服“玄端”特别创制了燕弁服。自汉明帝将玄端朝服改为朱衣朝服以后,沿袭到明朝。
玄端为上衣下裳制,玄衣用布十五升,每幅布都是正方形,端直方正,故称端。又因玄端服无章彩纹饰,也暗合了正直端方的内涵,因此称之为“玄端”。
  
  花雕:
  花雕酒,黄酒。
  
  这写的什么鬼东西→_→
  白天被拖出去浪了,前几天为什么没有写?因为我以为今天能写完啊ԅ(✧_✧ԅ)熬不住了,老年人要休息了,过几天后面的补了再给你们供上来OTZ
  文中关于北京四合院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瞎想的,虽然查过了,但是百度嘛,你们都懂得:: ೖ(⑅σ̑ᴗσ̑)ೖ ::
        啊,对了,这篇没有cp的
  最后谢谢小仙女们的观看O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