妭嘄

努力学习当一个温柔的人

本命:露露,诺子,濠镜,侑子小姐,的场静司,加州清光,月岛萤,轻松,一松

主吃cp:
黑塔利亚:露中、米英、丁诺、法加、法贞、亲子分、普洪
(露相关只吃露中
耀相关还可以接受丝路,牡丹莲,抱熊组)
鬼灯的冷彻:鬼白,唐茄,牛头马面
四月一日灵异事件簿:百四
夏目友人帐:的夏
哈利波特:德哈、伏黛(放这怕是会被打)
男寝:现欧

注意避雷

你们可以喊我呱呱的

©妭嘄
Powered by LOFTER
 

【米英】以吻封箴

米英,微家暴
《Sealed with a kiss》原唱是Bobby Yinton,文中出现为女声版本(Dana winner版)

“……
I'll send you all my love everyday in a letter
(我将在每一天的信里对你诉说我对你所有的爱)
Sealed with a kiss
(以吻封箴)
Yes it's gonna be a cold lonely summer
(是的,这将是一个寒冷而孤寂的夏天)
But I'll fill the emptiness
(但我会填满所有空虚)
……”
街角传来的歌声,隐隐约约,时断时续,却并不妨碍听力极佳的阿尔弗雷德听清那些单词。轻柔的女声徐徐道来,缠绕在心上,将那些隐藏在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思念轻轻柔柔地拉扯出来,却又缭绕在心头。
绿灯亮起,人流向前涌去。思念,没来由的加深,此时想要出现在那人身边,抱抱那个人的想法如被春风吹拂过的野草般迅速生根发芽,长势凶猛。

你从不知道自己会那般的想念他。

不知如何回到家中的阿尔弗雷德迅速跑到楼上,随手捞了两套换洗的衣物便打算开车去机场,穿越大西洋,历经3000海里抵达他的身边,对他诉说他的思念,拥抱他的身体,抚摸他的脸庞,描绘他的轮廓。
出发前,过分的思念使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一通电话给他。忙音过后熟悉的牛津腔通过电流清晰却又模糊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阿尔?”
“亚蒂,是HERO我哦!”
“有什么事吗?最近事情有点多。”
“伦敦今天是不是又下雨了?你要注意身体啊!”
“嗯,我知道了。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挂了。”
“……”
“阿尔?”
“真的很忙吗?”略带委屈的声音以手机为媒介体准确的传达到了电话那头异常忙绿的某人耳中。
“……”这次,沉默的是亚瑟,他已经一星期没和阿尔弗雷德讲过话了,假期前的繁忙总是让他出乎意料。
“那你记得照顾好自己,注意休息,不要硬扛着。”阿尔弗雷德告诉自己,不要给亚蒂添麻烦,亚蒂忙完了就会只属于他一个人了,嗯,只是他一个人的。
“嗯,你也是。”难得一次直白的表现出关心竟是在这种时候,这令亚瑟有些哭笑不得,却又不得不继续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要处理的一大堆文件上。
“那先挂了,你要多注意身体啊!”
“是是是,那么,我继续工作了,拜~”
“拜。”
看着发着忙音的手机,阿尔弗雷德将行李箱从汽车后备箱中拿下来,回到家中,看着空荡荡的,因为“女主人”不在而显得有些了无生气的房子,像是突然被抽走所有力气的娃娃一般瘫坐了下来。

夜晚的到来将照射进屋内的最后一缕阳光消耗殆尽,黑暗,如猛兽般汹涌扑来。
隔街传来的一家人的欢笑声将一室清冷烘托到了极致,难以忍受这毫无人气的房子的阿尔弗雷德冲出门,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越热闹越寂冷。

一对对情侣从身边擦肩而过,人群之中一个人的阿尔弗雷德显得格外的突兀。但那完美的身形和相貌亦吸引了不少少女的视线,美好的事物如果不能拥有多看几眼也是好的。毕竟不过萍水相逢,匆匆而过罢了。

没有明确的目的地的时候,身体的本能总会带你去往最想去的地方。

再次回过神来的阿尔弗雷德终于意识到他在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这家书店——一家亚蒂没事就会来选几本书带回去细细品读的书店。浓密的绿色植被将整家店的门面全部包裹起来,吊兰从白色的屋檐上垂落下来,几盆月季摆在漆得雪白的门边,一个有点小但极为精致的木质秋千静静地立在大门前。当然,这是盛夏时的场景,冬日的寒冷早已将一切植物冻回了每年最开始的时候所展示出的模样。
每一个第一次见到这家店的人都会下意识的以为这是一家咖啡店或者是一些比较有情调的餐馆,然而当他们将视线转移到门牌上的时候却会发现这其实是一家书店。
由于夜晚的来临,门前的灯已点亮,发着淡淡的、暖暖的光。
推门而入,熟悉的风铃声让阿尔弗雷德产生了几秒的恍神,随后,收拾好了表情,平静地走入店内。
“今天也是来找亚瑟先生的吗?他今天没来哟。”有些嘹亮的声音从身体的右侧传来,扭头闯入眼中的是丁马克那爽朗的笑容。
“啊,我知道,我就是过来逛逛的。”随意的向丁马克挥了挥手,然后顺脚拐到了亚瑟最经常逛的地方。
看着书架上一本本的书名,手指在书脊之间一个个划过,脑海中自动浮现出的却是亚瑟阅读时的模样。
他时常拿着一本书慵懒地坐在阅读区的沙发上,暖暖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窗子,轻柔得打在他的身上,发梢上,略长的睫毛上。偶尔看书看累的时候,他会拿出带来的小香肠,喂着店内养得那只挪威森林猫。只有极少数的时间,阿尔弗雷德才能看见亚瑟在书架之间穿梭,寻找着想要看的书籍。每次回去前他也会顺手带走几本书,有时结完账阿尔弗雷德还没来接他,他也会和店员诺威聊聊天,虽然每次阿尔弗雷德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有时也能听到一些耳熟的单词,比如“咒语”、“魔法阵”之类的,然后其他的他就感觉到难以理解了,仿佛是世间的另一种语言。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有些耳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转头望去,原来是店员诺威。
“HERO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渐渐弱下去地语气让他的内心也开始动摇了,「诺威经常和亚蒂交流,也许我可以和他聊聊,聊聊亚蒂。」
虽然阿尔弗雷德的语气在弱化,但是诺威在听到他确切的表示了自己目前没有需要帮助的时候还是选择了转过身去做自己的事情不去打扰阿尔弗雷德。
而阿尔弗雷德在看到诺威转身打算去做自己事情的是时候,他突然开口叫住了诺威,“可以聊聊吗?”被叫住的诺威转过身来看向这个难得显得有些局促的美国少年。

将你的思念传达给他吧。

“你想聊些什么?”端来两杯咖啡的诺威一边将咖啡放下一边询问着此刻正在逗弄着店内那只挪威森林猫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边将猫咪抱到腿上边说道,“谢谢你的咖啡,我想知道亚蒂他...嗯...平时和你都在聊些什么?因为每次来迟的时候都会看到你们聊得很开心,我...很少能看到他开心成那般。”在灯光照射下反着白光的眼镜镜片掩去了那对幽蓝的眸子,让人难以看透他的真实想法。
诺威听完后显得有些呆愣,随后问道:“你为什么不自己问问他呢?”
“这种事根本不可能的吧!他肯定不会告诉我的啊!”有些激动的阿尔弗雷德明显吓到了此时趴在他腿上的挪威森林猫,白色的猫咪轻巧巧地跳下阿尔弗雷德的大腿,直奔挪威人而去。
诺威将绕在脚边的白猫抱起,边站起身来边对阿尔弗雷德说道“请你等下,我去拿点东西。”

“这个给你,应该会用的吧。”
白色的信纸被递到眼前,有些呆愣的表情被那人尽收眼底。
“……”
“为什么给我这个?”回过神来的阿尔弗雷德直视那对蓝紫色的眸子,然后他发现他居然看不清或者说是找不出对方眼眸中的丝毫波澜,平静得仿佛不是他将信纸递给他一般。
“为什么?不为什么啊。既然你有问题就自己去问他吧,如果无法开口那就写给他吧。”平淡的语气仿佛已经看透了他的思念。
阿尔弗雷德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白色信纸,这是一张很简单的信纸,只是在信纸右下角的位置上淡淡的印着一束玫瑰,却无比的适合他们两个人。
“谢谢你。我先回去了。”丢下这么一句话后,阿尔弗雷德抓着信纸就跑了出去。

“诺子诺子,阿尔他怎么突然跑了出去?”丁马克充满活力的声音穿透大半间店穿了过来,并且声源也愈来愈进。
抱着猫的诺威淡淡的回了一句,“没什么,他只是想通了些什么。”
“嗯???”一脸懵逼的丁马克眨巴眨巴了眼睛显得有点呆呆地站在休息间内。
“别发呆了,丁蠢。过来关店了。”
“啊!好的,诺子诺子,你去休息好啦,这边我来做就好了。”

带着信纸回到家中的阿尔弗雷德通宵写了一封信,一封带着他的心的信。然后天还没亮就到了邮局门口等待着邮局的开门,将信发了出去。
那天,他带着一身轻松迎着清晨的阳光回到了家中,然后睡了一个极为安稳的觉。
而那封信将乘坐邮轮漂洋过海的去往伦敦,然后通过邮递员的投递到达柯克兰家的邮箱,然后被晚间回到家中的某人拿到。那时他的表情一定很可爱。
end.

三月份开的坑,七月份了,终于填掉了。真的很难得OTZ
然后ooc什么的肯定有的,性格的把握,想要刻画出一个什么样的阿米经过四个月的墨迹,已经完全忘得差不多了。。。感觉全篇都好无聊哎,你们就随意的看着吧
嗯,我知道结尾烂了